网站地图
热门搜索: 更多

“劣迹斑斑”而不会给它备案

来源:北京桃仁绘图网 更新时间:2016-11-14 点击率:
  9月10日,王雅琴终于打通了于振楼的电话。她提供的电话录音显示,于振楼称公司现在资金周转困难,老总已经回北京筹钱,等老总回到武汉之后,一定把房租交给朱女士。于振楼让王雅琴等人与朱女士好好沟通下,下次房租可以直接交给她,不必再通过中介公司。在电话中,王雅琴要求和于振楼、朱女士三方一起见面商量如何解决,但于振楼始终回避。
  9月9日上午,室外阳光明媚。难得轮休的王红莹,刚刚从睡梦中醒来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  “你们要么把房钱给我,要么赶紧搬走!”眼前这名女子,来势汹汹。“你是谁啊?”王红莹怯生生地问。“我是这房子的房主!我姓朱。”中年女子没好气地说。
  王红莹突然有点蒙:房租不是交给房东了吗,怎么又冒出来个房主?静下心来和这位朱女士聊了一会儿,王红莹才搞明白:原来,自己租的房子是中介代理出租的。
  朱女士称,今年3月份,她和武汉市我友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签订了《武汉市房屋出租代理合同》,合同期两年。“房子给中介半年了,到现在我只收到一次房租。现在中介我联系不上了,这是我的房子,你们赶紧搬走。”朱女士称,她此前多次催要无果后,才上门“收房”。
  记者了解到,这栋房屋位于武汉市洪山区狮城名居5栋1单元。今年4月1日,王红莹在网上找房时,觉得这套房还不错,就拨打了电话要求看房。接电话的人名叫于振楼。
  看完房当天,王红莹就和于振楼签了房屋租赁合同。双方约定,合同约定租赁期限为2016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,每月租金为800元,租金提前1个月按季度支付;此外,王红莹还需要向于振楼支付800元房屋租赁押金。合同中明确规定,如果于振楼在租赁期内收回房屋却没有提前通知的话,必须返还租金余额并且按月租金的两倍赔偿。
  这套房子,除去主卧、次卧和书房之外,厨房也被改造成了一间卧室出租。在这栋房里居住的,除了王红莹之外,还有邹倩、王雅琴、张真3人。
  最近,本报接到部分租房者的投诉:一些房地产中介机构在提供租房服务时,存在故意隐瞒有关情况误导消费者、违规多收费用、不履行承诺、不按约退还押金甚至收取消费者租金后卷款消失等行为,导致租户无法按约继续租房,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。本版今天起推出“关注中介乱象”系列报道,调查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案例,并对房地产租赁市场中介乱象的成因、治理问题及租客如何维权进行探讨。
  11月13日,在武汉市工作的王雅琴,还在焦急地等待着一份开庭通知。她和她的合租室友王红莹等人正遭遇着一场意料之外的麻烦。其中,邹倩住在主卧,月租1300元;王雅琴住在次卧,月租1000元;王红莹和张真分别住在另外两间,月租800元。房租均采取押一付三的方式支付。
  王红莹说,直到见到真房东之前,她都以为于振楼就是房东,而不知道他是中介,“他从来没说是中介,而且带我们看房的时候俨然一副房东的表情”。4名租客当中,签合同时,只有王雅琴知道于振楼的中介身份。送走了朱女士,回过神来,王红莹立即把遭遇“真房东”的事告知了小伙伴。
  得知此事之后,王雅琴立即赶到了合同中武汉市我友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地址--洪山区珞喻路1号鹏程国际1栋B单元16层1607室--讨要说法。
  “我们4月份就到这里来办公了,你说的这个中介公司我没有听说过。”正在此处上班的一位工作人员跟王雅琴说。
  两个月前,已经交了房租的她们,突然就被房东给赶出门来。怎么回事?原来,她们碰上了一家玩“失联”的房地产中介,钱没交到房东手里。记者就此展开了采访。
  “我一下子就感觉,肯定是被骗了!”9日当晚,王雅琴一下班就跑到洪山派出所报案。“当时是一位男民警接待的。听了我们说的情况,他说‘因为你们已经在房屋内居住,说明中介已经部分履行过合同内容,因此不属于经济诈骗,而是房东和中介的经济纠纷。’”王雅琴告诉记者,该民警称,“这是民事案件,不是刑事案件,公安也管不了。”最后,这位民警建议王雅琴去法院起诉于振楼。
Copyright © 2015-2016 北京桃仁绘图网 版权所有